红玫瑰与白玫瑰

作者: 木秋 时间: 2016-10-14 点击量: 395


    初次看张爱玲的这篇小说是没有多少感受的,甚至可以说还有些地方都不懂。经过两年多的经历,当我再次翻出这篇小说看的时候,却有了更深刻的理解。

    小说主要讲的是留洋回来的振保在一家外商公司谋了个高职。为了交通方便,他租了老同学王士洪的公寓。振保留学期间,有一个叫玫瑰的初恋情人。他曾因拒绝过玫瑰的求欢而获取了“柳下惠”的好名声。王士洪有一位风情万种的太太,她总令振保想入非非。有一次,士洪去新加坡做生意,经过几番灵与肉的斗争,在一个乍暖还寒的雨日,振保被这位叫娇蕊的太太“囚住”了。令振保所料不及的是娇蕊这次是付出了真爱的。当她提出把真相告诉王士洪时,振保病倒了。在病房,振保把真实的一面告诉了娇蕊——他不想为此情而承受太多责难。娇蕊收拾她纷乱的泪珠,出奇的冷静起来,从此走出了他的生命。在母亲撮合下,振保带着悲凉的牺牲感,娶了身材单薄、静如止水的孟烟鹂。新娘给人的感觉只是笼统的白净,她无法唤起振保的欲望。振保开始在外边嫖妓。可是有一天,他竟发现了他的阴影里没有任何光泽的白玫瑰烟鹂,居然和一个形象猥琐的裁缝关系暧昧。从此,振保在外边公开玩女人,一味地放浪形骸起来。有一天,他在公共汽车上巧遇了他生命中的“红玫瑰”娇蕊,她已是一种中年人的俗艳了。岁月无情,花开花落,在泪光中,振保的红玫瑰与白玫瑰已是一种现实中的幻影。旧日的善良一点一点地逼近振保。回到家,在一番歇斯底里的发作后,振保又重新变成了一个好人。

    上面这段简介摘自百度。因为自己一向不善于写故事梗概。索性不写它了罢。

    小说的开头,有一段非常经典的话:也许每一个男子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,至少两个。娶了红玫瑰,久而久之,红的变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,白的还是"床前明月光";娶了白玫瑰,白的便是衣服上沾的一粒饭黏子,红的却是心口上一颗朱砂痣。

    这句话初看时挺让人费解,不明白它是什么意思。然看完这个故事,才会发现,这句话也就是这篇文章表达的意思了。振保的初恋叫玫瑰,于是他把自己以后遇到的女人都比做玫瑰,可见,初恋在人们心中的地位。振保的红玫瑰是娇蕊,她风情万种,令许多男人都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,也有过很多情夫。”婴儿的头脑与成熟妇人的美是最具诱惑力的联合“,这句话是来形容娇蕊的吸引力的。可见,男人对具有这种特点的女人是没有抵抗力的。而娇蕊偏偏是这样一个女人,让振保失去了原本的抵抗力。

    ”男子憧憬一个女子的身体的时候,就关心到她的灵魂,自己骗自己说爱上了他的灵魂,唯有占领了她的身体以后,他才能忘记了她的灵魂“,这是振保用来说服自己的理由。不得不承认这确实是有一点道理的。由此,张爱玲对男人的了解可见一斑。

    迫于现实,振保不想让自己身败名裂,于是选择离开了已经对他付出真情的 ”红玫瑰“。   

    几经周转,他娶了刚刚大学毕业的 ”白玫瑰“---烟鹂,她身家清白,是学校里的好学生,兢兢业业,和同学不甚来往。很少说话,连头都很少抬起来,走路总是走在靠后。是个传统的中国好学生,好妻子的形象。然,她给人一种笼统的白净的感觉,无法唤起振保的欲望。与她在一起的日子也平淡如水。可以说他们婚后过的很不幸福。振保对她渐渐冷淡,在外面公开玩女人。而她也和一个裁缝搞起了暧昧。

    娶了红玫瑰,久而久之,红的就变成的墙上的蚊子血,让人烦厌甚至恶心。而白的还是“床前明月光”,让人向往。而反过来,去了白玫瑰,白的就成了饭粘子,平淡无常,而红的却成了胸口的朱砂痣,成了心里抹不掉的痕迹,无时不在怀念。无论最后娶了哪一个,娶到的都将变得不在重要,而剩下的那个却永远忘不掉。正如陈奕迅的《红玫瑰》的歌词: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,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。或许张爱玲想要表达的就是这个意思吧。

    后来我在想,怎样的一种结局算是完美的?可是却没有答案,因为世上本不存在完美的东西。在张爱玲的另一篇小说《倾城之恋》中,我找到了这样的一个答案:你最高明的理想是一个冰清玉洁而又富于挑逗性的女人。冰清玉洁,是对与他人。挑逗是对于你自己。这是流苏对范柳原说的一段话。想必也是振保的理想。

    陈奕迅根据这篇文章唱了两首歌:一首《白玫瑰》,粤语唱的;一首《红玫瑰》,国语唱的。之所以会用不同的方言唱,应该是想表达两种玫瑰的各自不同吧。《白玫瑰》中的一句:得不到的,从来矜贵。和《红玫瑰》中的一句: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,或许是这篇文章开头的那句话最深刻的注解吧。